楚怀之

【独家/深海/酥糖/一发完】《Error》BY委尘 试阅

南羽都论坛:

No.1 相遇什么的才不是命运


七点十分,闹钟响起。

七点十五分,起床洗漱。

七点三十分,做早餐。

七点四十五分,端着咖啡站在窗边看着穿校服的高中生们张牙舞爪吱嗷乱叫地在最后一声铃响前冲进校门。

唐山海挑了下眉,默默可怜着孩子们的无用功:现在进去了又如何呢,学校不记迟到班级里也会另计。

八点钟,唐老师穿好整齐精致的西装,步行五分钟后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他礼貌地对着门卫大爷点点头,露出满分的社交笑容,在一片和谐的氛围中走进大门。

八点十分,早读结束,上课铃响,唐山海准时出现在高三1班门口,他抬起下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不紧不慢地走进去,将教案放在讲台上,他的声音很温和,但仍带着不明显的距离感,就如同他这个人本身。

“同学们好,许老师因为预产期的原因不能陪伴各位度过高三,接下来的一年我将作为大家的历史教师…和班主任。”

首先骚动的是女生们,原本安静的小区域在唐山海走进来的时候先是一阵短暂的惊呼,随后响起叽叽喳喳的声音,再然后就是互相评价穿着外表头发五官的讨论会了。

唐山海也不着急整顿纪律,只是站在讲台上看着他们有些闹腾但是充满活力的样子,唇角依旧是带笑的,眼神却十分平静。 

陈深就是这个时候注意到他的。唐山海是一个可以用“美”来形容的男人,这种美并不体现或意味着某种性别特质,而是蕴含着不知名的深邃和脆弱,看似温和周到实则胆怯疏离。陈深,作为一个极其擅长威逼利诱转磨硬泡的半大小子,在那样一瞬间,被这种面具一般的美丽所吸引,随即定下了一个极其中二又遥不可及的目标:

他想要看看面具下面的东西。

此时的陈深还不知道,有些海域即使架船人的技术再好,若是坚冰不化,也不过是枉然而已。

““三分钟过去了,不知道各位的求知欲有没有抒发尽兴。””唐山海点了点自己的手边,笑着说。于是陈深又注意到,这位人有着一双非常好看的手,骨节分明,肌肤细腻,线条感极强,动作间会有浅浅的青筋浮出,不明显,但无形中使他整个人都增添了些许力量感。

很好看的手。少年陈深不自觉拿起笔,在草稿本上描绘着没有人能看明白的抽象线条。

“还有一件事,”唐山海顿了顿,满意的等到全班安静下来,再开口:“今天我们会迎来一位跳级生,是今年高一级的第一名。”他这么说着,冲着门口招了招手:“苏同学?”

大概要有三秒多,一个个子小小的少年才磨磨蹭蹭走进来,全程低头含胸,眼睛紧紧盯着地面,最奇特的是,明明是新发的校服,他硬生生穿出了一种“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气质。

“老,老师好……”苏三省垂着头,声音很小,连音色都不好分辨,唐山海尝试着和他眼神交流一下,却发现对方长而杂乱的刘海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唐山海看出来这是个不愿意和别人交流的孩子,他也不是非得学生上蹿下跳才开心的老师,只是简单介绍了几句就让苏三省回到了座位上。

眼神扫过的瞬间,唐山海敏锐地感觉到来自右后方的视线,他顿了顿,略过陈深,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在数量面前,再特殊的情况也变得常见了。




全文链接请点我~

评论

热度(14)

  1. 楚怀之南羽都论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