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怀之

无题✔

这里人少,悄悄把梗放在这

【陈伟霆×张若昀】
–前世今生,万年老梗HE
–丁隐×风天逸‖张启山×唐山海
【林更新×张若昀】
–将军×皇上‖宇文玥×风天逸HE
–朕与将军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bushi)
【陈深×唐山海】
–谁才是那个被盯上的猎物‖双黑梗
–“唐队长,这就不行了?”‖可能会高污预警
【秦明秦暗‖双重人格】
–“你为什么这么做,你究竟想要什么!”
–“替代你,成为你,主宰你”
【朱亚文×张若昀】
–唐峥×鹿飞
–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不会伤你的
【林更新×张若昀】
–童少天×何安宁
–谁不想看两个小可爱谈恋爱呢
【黄宗泽×张若昀】
–墨痕×风天逸‖双鞭组
–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

可能是坑✔

再把林秦文刷一遍✔

糖小婉的碗:

给星掌门起个名字叫张星若。八大门派下毒暗算小掌门,他重伤之际,门派至宝玄天宝戒将他收入戒内,助他躲过一劫。数年后,戒指落入少年萧炎手中,小掌门不自觉吸收他的灵力,渐渐醒来,被困在玄天戒内,授他功法。萧炎大功未成,报仇心切,危难时,小掌拼尽全力助他反击,之后消失于戒指中……

另外,本V又名宠物师尊:徒弟把师尊当宠物样在戒指里,每天全方位观察,慢慢被师尊萌到了……

【独家/故障/一发完】梦魔 BYXoCLoRui试阅 模糊车……

南羽都论坛:

他隐约的记得自己睡觉之前喝了很多酒,也想了很多事情.


他想着那年头一面见到张显宗的日子,看着什么都不懂的新兵一脸憧憬的跟着他,连敬礼都是标标准准,恭恭敬敬的.


他想着给张显宗娶那么多个姨太的时候,他试图断了自己的念想,也算是给自己个结果交代,他那会总想着这事就能算过去了,就能算完了.


他还想着那时候张显宗就站在他面前,跟他说“成王败寇,是你教的.”脸上的表情都带着那种他熟悉的骄傲,他是最优秀的那个,他从来都不能否认.


但是他没有想的也有很多.


比如他喜欢张显宗,比如,那种喜欢甚至可以被称之为爱.


那些感情就如洪水一般急湍,强力,把他的内心搅动的一片复杂.他也曾经在梦里模糊的呢喃着张显宗的名字,把那些从未说出口的话语表述清楚.他没有那个胆量与勇气,他做不到,他也不敢去做.


那些话就仿佛是最沉重的枷锁,重重的扣押在他身上,他不能碰也不能想,每一下都让他痛苦,每一刻都折磨着他.


顾玄武突然的觉得这要是场噩梦就好了.




张显宗突然就笑了,顾玄武手心中都已经变的有些湿润,他有些颤抖,就仿佛是刑场上的犯人一般,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就是他的罪名.


“与其是问我要做什么,不如去问你自己吧.你更清楚这些的.”


张显宗这么说着,手上却开始解衬衫上系好的扣子.顾玄武不敢动,视线却跟着那双手不停的走.


下颚,喉结,锁骨,胸膛,小腹,手腕.


每一块骨骼的突起,每一个部位的细节,手指弯曲起的弧度.他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全文链接请点我~

【独家/故障/一发完】顾王八为何这么瞎BY毛毛球

南羽都论坛:

张显宗就是不明白,身段这么好的女人,怎么能长成这个样子,一双凤眼倒是灵动非常,除此之外都平平无奇。若单是平常也就算了,有目光点缀总差不到哪里去,可她五官也不甚和谐,单看双眼,天姿国色,单看下半张脸,中人之姿,可组合到一起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样的极品,偏生叫顾玄武发现了,还当个宝似的送到他张显宗的怀里,推脱不得。从那时候张显宗就决定总有一日必须要反了顾玄武,不然日后自己所有的女人怕都是这样了的。“现如今已经没了顾大司令,换了张大司令了,自己也总可以挑几个得心的人了。”张显宗这样想着,看到对面六个瑟瑟发抖的女人更加不耐,便放下枪冲窗外自己刚提拔的副官唐啸迟喊了一声。唐副官正抱着枪在屋外站岗,闻言心领神会,便带人进来把几个姨太太绑了。张显宗看着心里痛快,慢条斯理地摘下左手手套,端起桌上的小酒杯一饮而尽,修长纤细的指骨上附着细腻的皮肉,如玉的指头托着景泰蓝酒杯,倒显得掐丝珐琅的酒杯像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劣质瓷器。唐副官转过身来刚好看到这一幕,一时间几乎呆了。张显宗看到了自家副官这傻呆呆的样子笑骂道:“傻小子,看什么呢!”唐啸迟这才回过神来,忙低下头:“没,没什么。”张显宗本也没放在心上,便转过头向被拖走却还挣扎不休的姨太太们撇去一眼,嘴上问唐啸迟又像是问自己:“你说……顾王八是不是故意的?他就真瞎成这样?”




全文链接请点我~

【独家/林秦/一发完】倾城之恋BYruochu01试阅

南羽都论坛:

前情设定:林涛和秦明是恋人未满,但暧昧满满的同事关系,秦明对于林涛的热情,总是顾虑重重,只好维持着一份冷面孔,让人难以亲近。




火车站人来人往的喧闹大厅里,一个身穿笔挺的西装三件套的男人,正第三次低头的看着手表,从他看表越来越短的间隔时间,可以感受到他平静面孔下的焦虑。


“林涛,你迟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昨天晚上睡得不好,”一个大喷嚏打断了林涛的道歉,“早上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打喷嚏。”


秦明将手帕丢给林涛,“快走,已经检票了。”


林涛拿着手帕,仔细地叠好放进口袋,另掏了几张纸巾揩了揩鼻子,扔进一旁的垃圾桶,然后拖起两个人的行李箱,笑嘻嘻地向站在不远处的秦明走去。


“别生气了,还来得及,听说鹿岛靠海,有的是新鲜的海鲜,到时我请你吃海鲜大餐当做赔罪好不好,你想吃什么……”


两个人迈开长腿,朝着检票处走去,没有留心不远处悬挂的电视正在播报着“现在插播一条新闻,第14号热带风暴尼亚托在西太平洋洋面生成,预计会向中国南部沿海移动。下面请听详细报道……”


林涛和秦明坐在位置里,聊起了他们这次的任务,龙番市9.15杀人案的两名主犯在鹿岛落网,林涛和秦明奉命去引渡,为什么秦明一个法医要出外勤,因为这两名逃犯被找到时已经是一死一伤。


“现场的情况初步判断排除了外人作案的可能。”秦明简单翻看着传真过来的报告。


“具体情况还要你解剖过后才能下定论。”林涛干脆夺过了对方手里的报告,“别看了,昨天都看了好几遍了,动车上看字不好,伤眼睛,要做8个小时呢,休息一会啊。”


两人一下车,炎热的温度将二人裹得密不透风,热浪让人无法呼吸,两人头上马上渗出了汗水,特别是秦明,出发时龙番市的气温才21℃,因此他穿的还是惯常的三件式西装,没想到鹿岛这里下午4点的气温少说也还有35℃,而且一丝风也没有,从火车站走到停车场的工夫秦明的衬衫就湿了。


林涛则早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将里面穿的衬衣的长袖挽成短袖,担忧的看着穿戴一丝不苟的秦明。


“先带二位去酒店放东西,然后我们再去局里。”负责接待的王姓警官殷勤的用不甚流利的普通话表达着身为东道主的热情。


“那敢情好,你们这的夏天一直这么热吗?”林涛结果了对方递来的善意。


“也不是,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天气怪得很,连树上的知了都成群的热死了。”王警官一边开车一边和林涛聊着。


“这么说也是老天爷欢迎我们啊,让我们好好体会一下鹿岛的热情。”


“哈哈,林队长真是人才,跟你这种人聊天才痛快,你不知道,上次滨城来的领导,那可是难伺候,他那张脸哦……”


秦明在后面坐着一点也不舒服,闷热的车厢里,即使空调开到最大,还是无法抵挡阳光带来的灼烧感。刚才从额角一直滚落到下巴的汗水,此时已经止住了,但秦明知道这不是什么好现象,自己的视线中的林涛开始出现重影,他计算了一下自己的心跳频率,秦明出声打断了林涛和王警官的聊天,“林涛,我中暑了。”




全文链接请点我~

【独家/君逸/一发完】彼岸花开BY可口可乐 试阅

南羽都论坛:

很久以前的脑洞,来源于婉婉的视频――兵临城下,看了最后那个彼岸花然后脑洞一发不可收拾。

佛语曰:

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算算日子,也该近了吧。”

彼岸深处一角小殿,一人倚窗,随手扯落窗外的桃花。

“回陛下,就在明日了。”

身后一小厮模样的人正替他绾发,闻言恭敬的答道。

“原来日子已这样近,我竟不觉……”

“埋在树下的酒该香了,他最是贪杯,尤其偏爱这桃花酒,也不知这次的酒是否合他的胃口。”

那人捻起一朵桃花,轻抚花瓣,不知是在轻笑还是叹息。

“陛下的酒用料都是顶好的,想来那位大人定然会喜欢的。”

小厮为他挽好了发,退居一旁。

“尺素,你说,我是不是真的错了?若我当初便放手,不再强求,或许他会有幸福美满的一生,成为羽族最贤明的君主,风凌霄汉,万世荣华。”

白庭君轻抚脸上的银色面具,指尖染上些许桃香。

“陛下……”

尺素哑然,这个问题白庭君问过很多次,时至今日,他任不知作何回答。

“罢了,你去将酒取出来,顺道将我那件红色外衫也一并带过来。”

“是”

尺素领命离开,白庭君看着窗外的桃枝出神,蓦然手一松,风佛走刚摘的花瓣。抬眸,眼里盛满了悲怆的笑意。


……


九转幽冥,阎罗殿前,一人半跪于地,银白色的面具遮盖住容颜。

阎君端坐在堂上,翻看白庭君的生平往事,良久,一声轻叹。

“堂下之人可是人皇白庭君?”

“是”

白庭君低着头,眼里一片虚无。

“白庭君,你虽贵为人皇,但为一己私念致使澜州生灵涂炭,百姓民不聊生,你可认罪?”

“我……认罪。”

“既已认罪,理应受罚。不过……”

阎君随手翻阅手边的生死薄,似是无意间询问。

“若能重来,你待如何?”

白庭君闻言愣住了,抬手轻抚胸口,哪里一片空荡荡的。

若能重来,你待如何?

若能重来,我待如何?

若能重来……

若能重来……

我……




全文链接请点我~

【独家/深海/酥糖/一发完】《Error》BY委尘 试阅

南羽都论坛:

No.1 相遇什么的才不是命运


七点十分,闹钟响起。

七点十五分,起床洗漱。

七点三十分,做早餐。

七点四十五分,端着咖啡站在窗边看着穿校服的高中生们张牙舞爪吱嗷乱叫地在最后一声铃响前冲进校门。

唐山海挑了下眉,默默可怜着孩子们的无用功:现在进去了又如何呢,学校不记迟到班级里也会另计。

八点钟,唐老师穿好整齐精致的西装,步行五分钟后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他礼貌地对着门卫大爷点点头,露出满分的社交笑容,在一片和谐的氛围中走进大门。

八点十分,早读结束,上课铃响,唐山海准时出现在高三1班门口,他抬起下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不紧不慢地走进去,将教案放在讲台上,他的声音很温和,但仍带着不明显的距离感,就如同他这个人本身。

“同学们好,许老师因为预产期的原因不能陪伴各位度过高三,接下来的一年我将作为大家的历史教师…和班主任。”

首先骚动的是女生们,原本安静的小区域在唐山海走进来的时候先是一阵短暂的惊呼,随后响起叽叽喳喳的声音,再然后就是互相评价穿着外表头发五官的讨论会了。

唐山海也不着急整顿纪律,只是站在讲台上看着他们有些闹腾但是充满活力的样子,唇角依旧是带笑的,眼神却十分平静。 

陈深就是这个时候注意到他的。唐山海是一个可以用“美”来形容的男人,这种美并不体现或意味着某种性别特质,而是蕴含着不知名的深邃和脆弱,看似温和周到实则胆怯疏离。陈深,作为一个极其擅长威逼利诱转磨硬泡的半大小子,在那样一瞬间,被这种面具一般的美丽所吸引,随即定下了一个极其中二又遥不可及的目标:

他想要看看面具下面的东西。

此时的陈深还不知道,有些海域即使架船人的技术再好,若是坚冰不化,也不过是枉然而已。

““三分钟过去了,不知道各位的求知欲有没有抒发尽兴。””唐山海点了点自己的手边,笑着说。于是陈深又注意到,这位人有着一双非常好看的手,骨节分明,肌肤细腻,线条感极强,动作间会有浅浅的青筋浮出,不明显,但无形中使他整个人都增添了些许力量感。

很好看的手。少年陈深不自觉拿起笔,在草稿本上描绘着没有人能看明白的抽象线条。

“还有一件事,”唐山海顿了顿,满意的等到全班安静下来,再开口:“今天我们会迎来一位跳级生,是今年高一级的第一名。”他这么说着,冲着门口招了招手:“苏同学?”

大概要有三秒多,一个个子小小的少年才磨磨蹭蹭走进来,全程低头含胸,眼睛紧紧盯着地面,最奇特的是,明明是新发的校服,他硬生生穿出了一种“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气质。

“老,老师好……”苏三省垂着头,声音很小,连音色都不好分辨,唐山海尝试着和他眼神交流一下,却发现对方长而杂乱的刘海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唐山海看出来这是个不愿意和别人交流的孩子,他也不是非得学生上蹿下跳才开心的老师,只是简单介绍了几句就让苏三省回到了座位上。

眼神扫过的瞬间,唐山海敏锐地感觉到来自右后方的视线,他顿了顿,略过陈深,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在数量面前,再特殊的情况也变得常见了。




全文链接请点我~

【独家/鬼厉x星掌门/连载】君不知,忆成殇BY黑糖茶茶 试阅

南羽都论坛:

群山之巅,云雾缭绕,铁色砖瓦砌成的古朴宏伟建筑隐于其中,带着几分冷傲几分自持,山门处鎏金暗黑色的巨大匾额上苍劲有力的书写着“天玑阁”三个字。


天玑阁,一个半隐于世的古老门派,名声不响弟子不多,极少参与尘世间的扰攘纷争,却用一种很微妙的态度庇护着山下方圆百里内的大大小小十几个村落不受四方战乱的祸害,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安静祥和的世外桃源。然而,随着正邪两方又一次大战的开启,即便是这个与世无争的地方,也在发生着诡异的变化。


一身道袍,面容俊秀绝美的年轻男子抚过刚刚从山下送来的书信,此人正是天玑阁第二十四代掌门星昀。夜风自敞开的窗户吹入,几缕碎发轻轻拂动,剑眉微蹙,双目低垂,长长的睫毛在白净无暇的脸时投下一片阴影,纤长的手指缓慢敲打着桌面,思考着信中所言的内容。


围绕于天玑阁距离最近的几个村子,近来频频发现魔道的人潜入……


天玑阁向来与世无争,唯一一次出世便是相助青云门抗击鬼王宗,那一役鬼王宗重创蛰伏,此消彼长,人间正道得以匡扶,天下苍生得以拯救,功成身退之后再次隐于世间。


寻仇?还是另有目的?


星昀的指尖掠过嘴唇,似是还有些消不去温存,眉头不由拧得更紧。又一次想起许久不见的故人,那个温良敦厚又乐天知命的人,却偏偏躲不过上天对他的一次次恶意捉弄,早早消逝于天地之间。是的,那个人死了,或者说在星昀的心里已经死了,死的彻底,偏偏又在他的眉梢眼角唇畔留下若有似无的痕迹,让他无法真正的忘怀。


“嗖嗖嗖……”十数个黑影闪过,急行于夜幕中的天玑阁林立的房舍之间,直冲最深处的藏经楼。


藏经楼是天玑阁的圣地,里面不仅收藏大量珍贵典籍,据说还有关系到整个门派荣辱存亡的重大秘密。为了守住这些,在藏经楼外留守的自然是弟子中的佼佼者,第一时间察觉到有人入侵,拔剑出鞘,与那些暗夜中的潜行者缠斗在一起。


来人的总体修为不强,几个回合下来大多被斩于剑下,没想到两个隐藏其中的高手趁乱而出,眼看就要突破最后的那道门。寒芒乍现,利剑如出海蛟龙般裹挟着一股温润又不失强大的真气修为横亘在门前,生生将二人逼退几步。若非及时止住前进的势头,化锋利的矛为坚固的盾挡住看似随意的一击,此时便又多了两条亡魂。


“何人夜闯天玑阁?”人未到,声已至,天外玄音般动人心神,紧接着一抹飘逸的身影翩然而至,衣袂飘飘若蝶,脚尖微点,落地无声,轻一抬手,收回依然悬于空中的剑,入鞘,一举一动行云流水。莹白的肌肤在月光的映衬下近乎透明,漆黑的双眸美丽深邃,鼻梁高挺,唇形绝美,真正是仙人之姿,出尘绝世,如诗如画。


天玑阁弟子见掌门亲至,立即汇拢形成半圆,手中的剑未有半点懈怠,直直对准包围在剑阵中仅存的两个人。


“见过星掌门。”其中一名黑衣高手行礼,并没有深陷重围之中的慌乱,“我等奉副宗主之命前来传话,相邀星掌门往山下一叙。”


“鬼王宗?”星昀挑眉,唇角泛起一丝轻蔑的笑,握剑的手却不为外人察觉的一紧。


“正是。”


“拉拢还是报复?”


“星掌门误会,副宗主只想叙旧,并无其他意思。”


星昀笑意更深,笑声中满是不屑,“正邪不两立,回去告诉鬼厉,他既已投了魔教,我和他便无再叙的可能,见面只有生死相搏。我倒是不介意为天下苍生除害,他呢,恶事做的多了,可怕天降大惩?”


天下皆知鬼王宗现任副宗主前身是青云门叛徒张小凡,天玑阁稍微年长点的弟子皆知现任掌门年少时曾经跟随老掌门去青云门中暂住近一年的时间,与那个张小凡定也识得,所以对于先前的相邀叙旧之言不仅不觉得惊讶,反而满是鄙夷之色盯着被围困的魔道中人,如此粗陋的手段怎么可能挑拨离间。


呵呵呵呵……几声低笑传来,比星昀的笑声更多了几分嘲弄,另一名黑衣高手索性去了遮掩相貌的黑巾,露出真实的面容,“早就说过这种自诩正义实则虚伪无情的人怎么可能轻易与魔道相见,偏偏鬼厉异想天开。”


“秦无炎!”另一人低声斥道,然后向星昀略感抱歉的说道,“请星掌门不要见怪。”


星昀似是没听到这句话,只是盯着秦无炎,“毒公子。”


秦无炎不置可否的歪头笑笑,左手随意翻转着手中的铁笛,手腕轻转挽着好看的花。


“你以为单凭控制毒物的笛子便能威胁我?”星昀冷笑,手中的剑发出嗡嗡的剑鸣。


“在下当然没这么自大和愚蠢,虽然星掌门极少露面,但五绝剑的威力却是天下皆知,今日想要杀我等也不会是什么难事,可是……”秦无炎用阴冷绝狠的目光看着星昀,不知为何,他很讨厌眼前这个人,“山下那些无辜的村民只怕看不到清晨的太阳了。”


“卑鄙!”


“我是毒公子,用毒天经地义,有何卑鄙?”秦无炎非常喜欢看到星昀漂亮脱俗的脸上现出怒意,“倒是星掌门满口仁义道德,定不会弃山下数百条人命于不顾吧。”


星昀双目微合,暗中调息,再次睁开眼时黑眸犹如两潭深不见底的平静湖水,无波无痕,“我如何信你?”


“你不必信我。”


“他在哪?”


秦无炎微微侧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掌门!”天玑阁弟子见自家掌门被人要挟下山,自是不肯,一时间杀意四起。


星昀抬手,示意他们放下剑,笑着温和说道,“我很快回来。”




全文链接请点我~

【独家/ALL海/一发完】《总有同事想害我》陈深视角BY很厉害的熊 试阅

南羽都论坛:

陈深记得第一次见到唐山海时是个雨夜,当时唐山海手拿一把精致的木雕黑伞,呆呆地在雨中看着地上满身是血的军统人员,看了一会就皱着眉别开头向凉亭走来,看到凉亭前坐着的陈深,也不打招呼,就这么径直地走到凉亭中间的石凳上收伞坐下来,神情冷漠


陈深在接到围捕军统的命令前,就听说了今天李默群最宠爱的表侄子唐山海也会参加围捕,以前76号的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只知道李默群把他保护得很好,平时不太爱让他见人,这次倒是肯了,原因是唐山海终于在25岁时分化了,估计是被李默群宠得太过,成熟得晚,所以才比其他人晚了些年分化,而且是分化成了稀有的坤泽,这可把李默群急坏了,恨不得把唐山海关在金丝笼里天天看护着,直到有个人提醒了一句,说李默群不可能护得了他一世,还不如把唐山海放在自己身边磨炼磨炼,以后才不会被人欺负,李默群想想也是,于是决定让唐山海到行动处磨炼磨炼



陈深听到这些消息就觉得头大,行动处挑选的人员全是乾元,突然放个坤泽进来还怎么工作?他还怎么潜伏?不过今天见到唐山海,倒是没闻到什么坤泽的信息素,难道他吃了抑制剂?




全文链接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