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怀之

公子日常冰湖✔羽皇日常白头✔双哈日常BE✔

★风天逸—长安的世子

★宇文玥—大魏的将领

★有一辆简短的去幼儿园的车

大概是拿了燕洵剧本的风天逸,整个事件都是宇文怀的阴谋,最后公子为了救他命丧冰湖,风天逸一瞬白头,元彻开恩饶了风天逸一命,be我也不想,只是他俩he太难了_(¦3」∠)_

来嗑吧!我们双哈超级配! 

【每个西皮的必经之路233】

宇文玥×风天逸&宇文玥×刘子固

剧情就是,子固和玥的祖父中了一种毒但药只有一副,救了祖父,子固领了盒饭,因为对子固的留恋玥对风天逸产生了好感,小孔雀知道真相后心平气和(?)的问玥,他觉得玥心里还是放不下子固,于是独自离开了233,这毕竟是个狗血的故事哈哈

脑洞大到不行!还有,我们双哈西皮这么甜真的不嗑吗(#期待)

bgm:红白玫瑰

【双哈】【宇文玥×风天逸】和你对弈输赢都回不去

剧情大概就是狗血的误会梗,公子以为天逸死了,其实天逸被皇叔救了,皇叔人生赢家

两个人长的真好看

bgm:芊芊


刘昊然×张若昀|白龙×风天逸>>可念不可说


妖猫传的故事都知道吧

羽皇可能是贵妃吧

【独家/宇文玥、萧平旌X星掌门】倾世妖花BY糖小婉 试阅

糖小婉的碗:

南羽都论坛:



在舔奶中顽强生存的双哈。
















琴弦挑断的声音,格外突兀,院中花草有灵,似乎知道了他的不善,无风自动起来,似都是怕的。




它们见过宇文玥在张星若这里得不到回应时的可怕模样,奈何根茎都扎在地里,无处可逃,只眼睁睁看着他欺辱人。




张星若对他的到来不置可否,亦不给半分目光,他坐在石凳上,专心致志拿剪子剪小纸人,满堂的稀世珍宝都像是空气,他用最冷漠无情的方式来对待宇文玥的心意。




宇文玥潇洒温润,抚琴作画,才华武学无一不精湛,他想要一个人的时候,根本不需要耗费多少心神,一个笑容,三两句温言,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有的,便是他倾尽全力也有人不屑一顾。




他隔着断了弦的琴,抓住张星若的手腕,迫他停下动作。




“做什么?”张星若被打扰了,十分不悦,皱着眉挣脱,宇文玥五指贴在他冰凉的皮肤上,掌心里都是滑腻的触感,他一点点收紧,想从张星若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痛苦。




张星若确实觉得痛,可他没法反抗。




宇文玥让国师濮阳缨在院外四角都设了符阵,生生将他镇压在此,脚腕的锁链上朱砂混着萧平旌的血密密麻麻落满密咒,他若是敢反抗,萧平旌必得受到反噬。




张星若神魂之中的罗刹花是天生的凶灵,他若是想,不是不能离开,可他如今日复一日被符文锁住,没人比他更清楚,一点一滴流逝的是他的灵源,可是怎么办呢,他不能让萧平旌受伤。




萧平旌,我想你平平安安的。




宇文玥将他的心思看透了,他离不开也没法用力挣扎,这本就是他想要的,自初见,他便想着这样做了。




建一座精巧的院落,有二层高的亭台,石阶两旁是郁郁葱葱,脚下争奇斗艳,架子上是稀世奇物,其中住着最珍贵的人。




如今他都做到了,却依然有把不甘的火在心头越烧越烈。




明明什么都顺着他的意了,为什么还是难受。




“看着我,我叫你看着我!”宇文玥将桌上的东西一把都挥落,小纸人被点了灵的就一点点跑进花草丛中躲着,尚无灵识的都飘散在琴弦周围。




宇文玥将张星若按到在台上,将他衣领拉扯开来,露出整个肩头,那上面还有他上次掐下的痕迹,一道一道,弯月似的,红的惹眼。




宇文玥只以为是张星若体质异于常人,皮肤娇嫩,一星半点的痕迹都能留这么久。




风声低吟,月华落在他们身上,似流水银霜,张星若仰面躺着,目光沉静,面对劣势毫无自觉,只微微蹙了眉,因为被打扰了。




宇文玥有万千愤怒想要勃发,可待他看清张星若的模样,却又觉得可怜。




他们,谁都是可怜的。




“说,这个,是谁给你带上的?”宇文玥眼睛看着从屋子里一路拖到石台边的银链子,眼睛里是望不到头的怜悯。




张星若有些奇怪,萧平旌亲手替他带上脚环,宇文玥明明在场,干什么还要再问一遍?




“是萧平旌。”




“为什么呢?”




“他会来找我的。”张星若不知道,实际上那天的事情很混乱,邪祟,生气,外头突然嘈杂喧嚣,冰凉的脚环套上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反抗,萧平旌可怕的脸色隐藏在黑暗里。




“不会了,他将你交给我,是要我除掉你。”宇文玥目如寒星,自上而下直直望进他眼里,“对于萧平旌而言,你只是凶性之妖,你不分善恶,不通人性。”




张星若的眼睛里波澜层叠,虹光闪烁,如他所愿般有了波动,他不懂宇文玥为什么要这样说。




萧平旌在被血腥味弥漫的房间里,表情是不好看,但是他没有说这种话,他在那道门破开之前将他带了出去,外边寒风彻骨,他们跃出很高的围墙,落到外边。




萧平旌在极力克制着什么,神色变幻,无一例外都很难看,便如张星若都察觉到了,他自醒来到现在,头一次觉得害怕,他无措的看着萧平旌,“不是……不是我……萧平旌……”他试图解释什么,可又觉得无力的很,他懵懂而茫然的看着萧平旌在他面前蹲下,往他脚腕上扣了一只银环。




“这是什么?我不舒服。”他踢动了一下腿,觉得身子里空得厉害。




萧平旌脸都掩藏在黑暗中,他静默了很久,才说“你先到宇文府住一段时间。”




“我不去。”张星若头一次觉得萧平旌离得很远,他手上沾满鲜血,伸出去还想拉萧平旌的手,却被他躲了过去。




“张星若……”萧平旌的声音疲倦而沧桑,喉咙里似乎还带着血。




“我为什么要去别人家?”张星若的注意力都被转移,没再为自己分辨,他几次想要去碰萧平旌,都被他侧身躲过,“怎么了?”




“先跟宇文玥回去,躲好。”萧平旌神色空茫,少年的锐气仿佛一瞬间被磨平,他转身往侯府走去,“走吧。”




张星若怔怔看着他的背影,不肯离去。




那,花灯会的时候你还会带我去看吗?




听说,会放烟火……




很大,很漂亮……




萧平旌听不到,因为张星若问不出口,他意识到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




从树上落下金黄色的桂花,阻隔了二人交汇的目光,张星若青丝如瀑,从石台垂到凳子上,一小朵一小朵的金色桂花星星点点缀在上面,风一吹,零零落落顺着发尾落在断琴之上,飘到纸人身旁。




他从萧平旌贴在唇上的口里得到一缕生息,那口气息随着秋夜沉入他身体里,被唤醒的是七情六欲。




他的手腕被紧紧掐着,五道指痕像是胭脂一般缠在腕上,被扯开领子的肩膀上,光洁如玉,肩头消窄圆润,宇文玥双眼如冷霜般一分一分看过去,心里却烫得厉害。




张星若不知道一个男人这样看着他是代表什么。




他不知道不要紧,宇文玥会告诉他。








全文链接老地方~


无题✔

这里人少,悄悄把梗放在这

【陈伟霆×张若昀】
–前世今生,万年老梗HE
–丁隐×风天逸‖张启山×唐山海
【林更新×张若昀】
–将军×皇上‖宇文玥×风天逸HE
–朕与将军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bushi)
【陈深×唐山海】
–谁才是那个被盯上的猎物‖双黑梗
–“唐队长,这就不行了?”‖可能会高污预警
【秦明秦暗‖双重人格】
–“你为什么这么做,你究竟想要什么!”
–“替代你,成为你,主宰你”
【朱亚文×张若昀】
–唐峥×鹿飞
–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不会伤你的
【林更新×张若昀】
–童少天×何安宁
–谁不想看两个小可爱谈恋爱呢
【黄宗泽×张若昀】
–墨痕×风天逸‖双鞭组
–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深处用脚踹

可能是坑✔

再把林秦文刷一遍✔

糖小婉的碗:

给星掌门起个名字叫张星若。八大门派下毒暗算小掌门,他重伤之际,门派至宝玄天宝戒将他收入戒内,助他躲过一劫。数年后,戒指落入少年萧炎手中,小掌门不自觉吸收他的灵力,渐渐醒来,被困在玄天戒内,授他功法。萧炎大功未成,报仇心切,危难时,小掌拼尽全力助他反击,之后消失于戒指中……

另外,本V又名宠物师尊:徒弟把师尊当宠物样在戒指里,每天全方位观察,慢慢被师尊萌到了……

【独家/故障/一发完】梦魔 BYXoCLoRui试阅 模糊车……

南羽都论坛:

他隐约的记得自己睡觉之前喝了很多酒,也想了很多事情.


他想着那年头一面见到张显宗的日子,看着什么都不懂的新兵一脸憧憬的跟着他,连敬礼都是标标准准,恭恭敬敬的.


他想着给张显宗娶那么多个姨太的时候,他试图断了自己的念想,也算是给自己个结果交代,他那会总想着这事就能算过去了,就能算完了.


他还想着那时候张显宗就站在他面前,跟他说“成王败寇,是你教的.”脸上的表情都带着那种他熟悉的骄傲,他是最优秀的那个,他从来都不能否认.


但是他没有想的也有很多.


比如他喜欢张显宗,比如,那种喜欢甚至可以被称之为爱.


那些感情就如洪水一般急湍,强力,把他的内心搅动的一片复杂.他也曾经在梦里模糊的呢喃着张显宗的名字,把那些从未说出口的话语表述清楚.他没有那个胆量与勇气,他做不到,他也不敢去做.


那些话就仿佛是最沉重的枷锁,重重的扣押在他身上,他不能碰也不能想,每一下都让他痛苦,每一刻都折磨着他.


顾玄武突然的觉得这要是场噩梦就好了.




张显宗突然就笑了,顾玄武手心中都已经变的有些湿润,他有些颤抖,就仿佛是刑场上的犯人一般,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就是他的罪名.


“与其是问我要做什么,不如去问你自己吧.你更清楚这些的.”


张显宗这么说着,手上却开始解衬衫上系好的扣子.顾玄武不敢动,视线却跟着那双手不停的走.


下颚,喉结,锁骨,胸膛,小腹,手腕.


每一块骨骼的突起,每一个部位的细节,手指弯曲起的弧度.他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全文链接请点我~

【独家/故障/一发完】顾王八为何这么瞎BY毛毛球

南羽都论坛:

张显宗就是不明白,身段这么好的女人,怎么能长成这个样子,一双凤眼倒是灵动非常,除此之外都平平无奇。若单是平常也就算了,有目光点缀总差不到哪里去,可她五官也不甚和谐,单看双眼,天姿国色,单看下半张脸,中人之姿,可组合到一起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样的极品,偏生叫顾玄武发现了,还当个宝似的送到他张显宗的怀里,推脱不得。从那时候张显宗就决定总有一日必须要反了顾玄武,不然日后自己所有的女人怕都是这样了的。“现如今已经没了顾大司令,换了张大司令了,自己也总可以挑几个得心的人了。”张显宗这样想着,看到对面六个瑟瑟发抖的女人更加不耐,便放下枪冲窗外自己刚提拔的副官唐啸迟喊了一声。唐副官正抱着枪在屋外站岗,闻言心领神会,便带人进来把几个姨太太绑了。张显宗看着心里痛快,慢条斯理地摘下左手手套,端起桌上的小酒杯一饮而尽,修长纤细的指骨上附着细腻的皮肉,如玉的指头托着景泰蓝酒杯,倒显得掐丝珐琅的酒杯像是路边随处可见的劣质瓷器。唐副官转过身来刚好看到这一幕,一时间几乎呆了。张显宗看到了自家副官这傻呆呆的样子笑骂道:“傻小子,看什么呢!”唐啸迟这才回过神来,忙低下头:“没,没什么。”张显宗本也没放在心上,便转过头向被拖走却还挣扎不休的姨太太们撇去一眼,嘴上问唐啸迟又像是问自己:“你说……顾王八是不是故意的?他就真瞎成这样?”




全文链接请点我~